首頁
>新聞>媒體看濟南
科技日報:一改低調形象 濟南發力“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建設
發布日期:2019-09-26 09:17 信息來源:科技日報
信息來源:濟南市政府門戶網站
瀏覽次數: 字體:【

在邁向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的道路上,濟南收獲了一份“大禮”。

“支持濟南加快建設齊魯科創大走廊、國際醫學科學中心、量子大科學中心、國家超級計算濟南中心等重大創新載體,打造以信息技術、生物醫藥等為特色的區域性科技創新中心,創建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近日,山東省對外發布《關于深化創新型省份建設若干措施的通知》,一改往日低調形象,在上海張江、安徽合肥、北京懷柔、廣東深圳之后,該通知明確提出支持濟南“創建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

“提升基礎研究水平,強化原創能力。”“匯聚世界一流科學家,突破一批重大科學難題和前沿科技瓶頸。”這是國家建設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的出發點和落腳點,也是濟南正在埋頭苦干的事情。無論是新建成的15家院士工作站,引入30余個院士或諾獎團隊,還是即將成型的10家新型研發機構,抑或是全球首套量子雷達、量子手機、量子芯片的產業化落地,都被視為濟南實現國家科學中心夢想的必要步驟,也是其入選全球科研城市百強的理由,并成為全球化與世界城市研究網絡心目中“世界二線城市”的重要參考。

但對這座城市來說,為什么要將打造國家科學中心作為自己的愿景?其底氣在哪里?

先行先試 第N項“中國首創”誕生

作為國務院批復的山東新舊動能轉換綜合實驗區先行區,濟南肩負著先行先試、先行先改,為全國新舊動能轉換探閱歷、趟前途的重擔。

探路的壓力源于現實,也來自歷史。很多人還對前不久在濟南市委大樓舉辦的新中國工業檔案文獻展留有印象。作為老工業城市,濟南展出了自己創造的70個“第一”“紀錄”或“領先”,佐證著這座千年古城的創新力。人們看到,國內第一臺5英尺馬達車床、我國第一臺729型龍門刨床、國內第一臺高精度外圓磨床、我國第一款石英鐘、第一臺微機……史料能夠說話,而它們想要證明的是:濟南是一座有擔當,有激情,善于創造,善于創業的城市。

精神是可以傳承的,“濟南創造”不僅在歷史上閃閃發光,也在當下開花結果。科技日報記者在濟南市科技局采訪時得到的一份數據,也有力地呼應著歷史。

今年上半年,濟南市244項入庫山東省重點研發計劃(重大創新工程)項目,居全省首位;中國首個商用量子保密通信專網—濟南市黨政機關量子通信專網已投入使用;全球首臺套量子激光雷達產品,全球首款使用量子密鑰的商用安全加密手機和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量子領域核心芯片已在濟南研發和生產;新一代神威E級原型機系統在國家超算濟南中心正式啟用……

“濟南有高校52所、在校大學生80余萬,各類企業研發機構1024家,這是咱們的優勢。”在濟南市決策者看來,新舊動能轉換的要害在“轉換”,根本靠創新。為此,濟南將眼光鎖定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前沿,打造了國家超算濟南中心、國家量子谷、國家知識產權經營買賣中心等創新平臺,構成政產學研金服用“北斗七星”創新創業生態圈。

引入“大俠” 打造更多“四不像”科研機構

如果分析已經晉升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的4座城市,你會發現他們的某些共性,比如國家級實驗室、大科學裝置、頂尖人才聚集。

科技創新是一座城市發展最強大的引擎,在此共識下,濟南有著不錯的家底。比如齊魯科創大走廊、國際醫學科學中心、量子大科學中心、國家超級計算濟南中心等重大創新載體,坐落于山東大學、齊魯工業大學等諸多高校的國家重點實驗室,不少院士、諾獎得主也選擇在此“開辟戰場”。

但對濟南來說,要打造科學中心,完成真正的大手筆,這些還不夠——他們明白自己的努力方向,那就是充滿誠意,實打實的“內部激活,外部引入”。

“8年前,中科院量子研究團隊來到濟南,成立量子技術研究院,當時很少有人真正明白量子技術,更看不清前景如何。但濟南認準了,全力支持,使得量子產業從無到有,乃至取得一系列全球領先的成績,產業鏈不斷拉長。”在濟南量子技術研究院,面對10多位量子研究領域的科學家,王忠林的肺腑之言發人深思。

至今,在量子和超算這兩個全球科技最前沿、競爭最強烈的領域,濟南也在加速打破。如同上文提到的,全國量子計算與測量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已落戶濟南,量子計算與量子雷達、量子芯片在此完成產業化布局;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新一代神威E級原型機系統在國家超算濟南中心正式啟用。濟南市科技局局長呂建濤告訴記者,濟南先后設立了晶體材料、高效能服務器和存儲技術等國家級重點實驗室、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等各類平臺載體135家,省級院士工作站84家。

自主創新帶來的是新技術新產品的始終涌現。比如全球首款無人駕駛電動卡車投入運營;直徑16米的無縫軋環機打破世界紀錄;“濟南創造”新一代服務器刷新全球最高性能紀錄和最佳性價比世界紀錄……

今年7月份,山東產業技術研究院在濟南成立,在國內引起不小轟動。這是山東第一家“四不像”新型研發機構,承擔著山東創新驅動發展的核心引擎和制度創新的示范樣板的雙重角色。

而該院院長孫殿義,在辭去廳官之前,曾在中科院多所機構任職。被稱為“大俠”的他,在科技系統專業領域耕作多年,對技術方向和地方需求有著深刻而獨到的理解。

眼下,打造前沿技術新高地,濟南市正在做著復制山東產研院模式的努力。年初市政府工作報告確定的現代信息產業技術研究院,量子產業技術研究院,超算及人工智能產業技術研究院,第三代半導體產業技術研究院等10家新型科研機構基本建成。

一事一議 讓英國院士成了“濟南人”

我們常常用“政策是死的,人是活的”來形容政策執行時的靈活性,這其中“靈活”二字,既體現著擔當,也體現著智慧。

濟南市對人才的重視和渴求、山東省科學院合作伙伴的專業,都讓我感覺到濟南確實是個最適合創新創業的地方。5月底的一天,濟南舉行“一事一議”支持頂尖人才創新創業簽約儀式。格拉頓院士團隊、沈昌祥院士團隊、彼特等5個團隊先后簽約,并獲頒“一事一議”證書和服務金卡。

記者了解到,這是濟南市首批通過“一事一議”遴選的人才。他們無論是學術水平還是創新發展能力,在世界范圍內都有重要影響力,可帶來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實現產業從無到有。比如格拉頓院士3—5年內產品產值可達數十億元。

對于頂尖人才,濟南市著重從項目資助、生活補助、股權投資、生活保障、創業輔導、咨詢服務等方面提供全方位立體式的綜合支持措施,提供總額合計達1.19億元的資助,單個項目最多可獲5000萬元。

“一事一議”包含著具體情況具體分析的辯證唯物主義思想。如今,正成為濟南精準引才的“重磅武器”。而在此之外,“人才新政20條”等一系列引進高層次人才的政策措施,使得招才引智工作事半功倍。

先行先試,大膽去做,使得濟南換了“活法”,激發了活力,大踏步走在實現夢想的道路上。


編輯:時金

【打印本頁】【關閉窗口】

  • 熱點推薦
海陆争霸官网版